校园赏景︱无名溪之鱼


发表时间:2019-11-19 作者:钟武伟来源:

某日早餐后,我与李老师一起从教师食堂走出。见他拿着半个馒头在手中反复攥捏,馒头瞬间遍体指痕。

我不禁疑惑:你这是干嘛?喂鱼!喂鱼!他呵呵一笑。喂沁园的鱼?早听说李老师喜欢钓鱼,养鱼,还曾为此受过伤。不是,不是。他神秘地一下,不再往下讲。我跟你去看看。除了沁园,校园哪里还有鱼呢?人到中年,难得有回好奇心,我决定跟着李老师去探奇。见我尾随,他一手推着他那辆无人共享的旧单车,一手熟练地再次将馒头反复攥捏。往常早餐后,他会骑着门口这辆单车飞奔而去。

原来是校园西北角乒羽馆与篮球场之间的这条水沟,前些年学校平整废弃的游泳池时顺势开挖的。水沟南北长约五十米,宽处不过一米,最深处不过半米,沟内两侧以乱石稍加整砌。水沟掩映在茂密的灌木草丛间,静藏于旁边球场与乒羽馆的争夺比拼声中。沟的东侧有一排石凳,坐在那里的同学都面向篮球场,要么看比赛,要么等着上场,几乎没人注意过背后的这条沟中是否有鱼。此时水沟平静如常,哪有鱼?我有点疑惑。你别做声,这里的鱼警觉得很,平时很少露面。李老师熟练地扯出一点馒头搓成小球丢在水中。看,看,这是鲫鱼、这是鲢鱼,这是黄鸭叫,……这几条小鱼叫不出名字。瞬间,青色的、黑色、花色的鱼从不起眼的水草中,从错落的乱石间倾巢而出,忙乱争食。水面不时浪花泛起,热闹非常。

看,这是我前几天放的一条草鱼,这里最大的一条,四两的样子,也来凑热闹,它是吃草的,这又不是它的食。顺着李老师抛食的手势看去,这条草鱼又幽灵般地快速蹿回了水沟中央的亭台下——整条水沟最隐蔽、最安全处,该是这条草鱼独霸的地盘。

水中的鱼不大,种类与数量还真有些。这里居然还闪过一小群“禾花细”——野外沟溪中一种常见的极小的鱼,成群结队以防天敌袭击。因为小,农村老家这么称呼它们,“禾花”即稻花。猛然,一股浑水从水底泥中泛起,一条泥黄的尾巴一甩就不见了,这是泥鳅标准的逃生动作。恍然间我找回了小时候与弟弟在农村水沟中摸鱼捉泥鳅的敏锐。

这些是虾米!李老师指着水沟北端浅水中微微颤动处悄声道。走近细看,水中还有一些粘在石头上的土螺丝呢。几乎可以断定,李老师是全校师生中少数知道这条水沟中有鱼的人,也是唯一一位来这里放鱼、养鱼的人。他坚持每周喂一两次,每次喂的一般是半只馒头,或者一把青草。

这些鱼都是你放的?不是。那其他那些鱼是哪里来的?这条水沟只这么长,又不跟附近的西湖与龙王港相连?还真不清楚。熟悉这条水沟的李老师被我追问得也有些疑惑了。

除了李老师放的一些,水沟中的其他鱼的来历真有点神秘。它们,或者它们的先辈应该有过某些特殊经历。也许,当年围湖建校时,这里的水没排干,留下了幸存者。也许,是某年涨水时,西湖的水漫堤流进了这条地势较低的水沟,顺便带过一些小鱼来了。也许,某次龙卷风将某处水中的鱼卵卷起到空中,然后随着大风飘移降落恰巧流进了这条沟里。即便是李老师放进的这些鱼也很侥幸,这是他周末在湘江钓的。它们曾被锋利的鱼钩钓起,没有被端上李老师的餐桌,最后死里逃生在这条水沟苟且着。

我真有点惭愧,来到学校这么久了,从没认真关注过这条水沟,更没发现过这条水沟中有这么多了不起的鱼。每年沟旁那两株山茶花开的时候,我都会迫不及待地给这些娇艳的花拍照发朋友圈。去年在水沟上新建一座亭子时,我为亭子撰写了一副自鸣得意的对联:门临湘水千帆过,窗启麓山万木春。内容却与亭下的这条水沟毫不相干。

我与校园大多数师生一样,只知道沁园水池中的那群大锦鲤,那个水池与这条水沟只隔三个篮球场。水池有一米多深,面积足有一个篮球场大。如果将水沟比作茅舍,那么水池简直是豪宅:池东有清泉从假山喷涌而出,池周绿荫如盖,杨柳垂堤;池中回廊横跨,青莲卧波。一大群大红锦鲤整日在这池清幽的水中悠哉嬉戏,天光云影倒映其中,沁园因之灵动而优雅。这里定期有工作人员为锦鲤们投食,偶尔还女生将手中美味大方抛与它们分享。每每此时,大红锦鲤们快速游来大快朵颐。一池碧波晃动半池红霞,引来池上人们鼓掌喝彩。锦鲤们并不忌讳,配合着岸上的热闹争食更欢,不像那边水沟中的小鱼稍有响动就四处逃窜。锦鲤们早已深知,岸上的人们不会给他们伤害,只赐予他们美食与掌声。

细细想来,大自然的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我们礼赞,对生命的评判我们不应单凭感官所好。沁园池中的锦鲤大红大紫,固然满足了我们对高颜值的享受,对吉祥富足的向往。而水沟中那些凡俗狡黠之鱼更值得我们尊敬。毕竟天地间养尊处优的池中锦鲤为极少数,为生存忙碌的凡俗之鱼才是水中众生。水沟之鱼历经过命运的无常与江湖的险恶,懂得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,故而能在这条狭窄的浅水中顽强地活着。它们无人欣赏,无人喝彩,最美的佳肴不过是偶尔从空中落下的半只馒头或一把青草,它们却如此珍惜当下难得的小确幸,这些卑微生命散发的旺盛之光比锦鲤更明亮。

李老师教历史,也是一位小有成就的书法爱好者,现在兼任学校书法选修课教师,其作品如行云流水般洒脱奔放,极具自然野趣与生命张力,难道这是受了水中之鱼的启示?如同王羲之从水中之鹅得到灵感一样。不然他平时为何这般喜欢钓鱼、养鱼?问他,他若有所悟:我钓鱼、养鱼、写字时,心就平静下来,不知不觉进入一种忘我状态。也许,李老师眼中之鱼,就是他笔下的灵动之字。李老师笔下之字,就是他喜爱的水中之鱼。

庄子曰: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。无为者才是天地间真正的强者。水沟无名,何不为其取名为“无名溪”?沟中之鱼,何妨统称其为“无名鱼”?

 


 

copyright©1998-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 
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 
湘教QS7-201311-001684 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